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广告投放
  • 727阅读
  • 0回复

一人饮酒醉
扫描到手机


级别: 七品知县
性别: 帅哥
发帖
2407
精华
0
论坛币
10000
威望
1937
金币
200
注册时间
2014-07-19

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有江湖的地方,就有酒。有酒的时候,就有知己和能一起把酒言欢的好兄弟。 酒遇知已,千杯少。快乐的事,可以借酒与其分享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 而忧愁的时候,亦可以与知已把酒痛欢!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,忧愁烦恼全抛开! 江湖中,美酒是必不可少的东西。美酒在嘴,佳人在怀,神功在身是所有江湖人士奋斗的目标。 我叫狂生,江湖人称[无马狂骑——刀狂生]。 我年幼从军,从军十年,从一无名枪兵一直爬到精锐骑兵营。 五年前,中原与辽国一场大战。我所在的的精锐骑兵营孤军奋战,直战到最后一兵一卒。我到今天也没有想明天,为什么明明早已赶到的援军,却一直按兵不动…… 那一天,我被敌军砍下战马,倒在尸体堆中奄奄一息。当时我连动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。我本以为我死定了,但最后却没有死成。 打扫战场的辽兵在我身上补了一刀,我还幸运的没有死掉。最后,一名路过的刀客救了我一命,最后还传授了我一身武艺,以及绝世的轻功。 从那之后,我不再骑马——一是因为,我跑的比马还快。二是因为,我抛开了骑兵的身份。 我也没再回军营报道,骑兵营已经完了,我对军营也没有一丝归属感。 之后在江湖闯了五年,我也闯下了不小的名声,也结识了不少过命的兄弟。 和好兄弟一起吃肉喝酒成了我人生的一大快事。 今朝有酒今朝醉,有酒有肉就知足。 这天,天下着大雪。一夜之间,积雪就成了厚厚的一层,积雪厚及小腿。 「这雪下的可真大啊。」我拍了拍身上的积雪,来到了[有间客栈]。客栈中已经坐满了人,这下雪天,大侠和侠女们也喜欢找间客栈,喝上一杯暖暖身子。这[有间客栈]就是附近百里之内有名的好店。 店掌柜现在已经极少露面,店里现在有个叫嫣然的姑娘坐镇。 可别小看这叫嫣然的姑娘,要知道在这[有间客栈]里休息的多是武林人士,江湖中人脾气大都火爆,一言不和就能抽刀子砍你娘。 但在这有间客栈里,却没有人敢动刀子。就算要动刀子,都要先离开客栈再找个地方好好比划。由此可见,这位叫嫣然的姑娘之牛b。 来这里的武林人士们心里都有数,别看这位嫣然姑娘漂亮可爱,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但小看她你就完了。她可是真正的太岁,在她头上动土是找死。 [有间客栈]虽小,但店里藏着一些上年头的好酒。只要哪天掌柜的心情好了,就会拿出一些供大伙享受一下。对于爱酒之人来说,这是极大的吸引。 「哈哈,这不是狂生嘛。要不要过来喝杯酒。」我刚踏入客栈,不远处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便朝着我吼道。 那是老坑,以前是个猎人。他挖的陷阱天下称第二,就没人敢称第一。他曾经靠着一手陷阱本领坑杀过无数江湖一流的高手。再加上他本身也是个有数的高手,所以在江湖上也极有名气。据他自己说,他以前在打猎的时候钻入了一个山洞找到了一本绝世秘籍,然后苦修十年,终于神功大成。 老坑人缘较好,而且他出手大方。手头一旦有几个闲钱,就马上呼朋唤友的来喝上一杯。其实不仅是老坑这样,我们大部分人都是这德兴。一有钱就马上会花掉,无论是上妓院,或是赌博,或是周济穷人。 江湖就是这样,有钱就快用。谁也不知道自己明天还有没有命花自己手中的钱。再者对于我们这一批一流的高手来说,钱这种东西,想要的话,总是有办法弄到手的。 老坑的边上已经坐了一圈的人,有我认识的,也有我不认识的。不过这不要紧,只要蹲在一起喝酒,那就是朋友。 我哈了口气,吐出一阵白茫茫的雾气,大步朝着老坑走去。 「那我就不客气了,这鬼天气,要冻死人咧。先给我来一杯暖暖身子。」我来到老坑那桌人边上,随手找了个位置坐下。 「尝尝这酒,今天掌柜的高兴,弄了点好酒出来。」边上一个装扮的象个书生的黄毛瘦子挤了过来,递了杯酒给我。 「哎呀,连gg兄都说是好酒,看来应该差不了。」我接过酒杯,凑近鼻子轻轻一嗅,然后贴杯沿将杯中的酒一吸而尽。 我并不是个会品酒的人,对于喝酒来说,我一向是大口喝干的粗人。不过喝的酒多了,也能尝出一些名堂来。 「妙,是正好十八年的女儿红啊。」我咂了咂嘴巴,果然是有年头的好酒。 「嘿嘿,狂生兄果然历害,连年头都能猜的一丝不差。」书生gg嘿嘿笑道。书生gg,他是混血儿。其父本是一名海上豪杰,一次海难让其父漂洋过海,结识了一名金发碧眼,身材异常火爆的女人。最后有了gg。所以他连个名字都是异族文,读起来贼别扭。 gg从小就回到了父亲的家乡,然后一直在中原生活。别看他象个瘦不禁风的书生,嘴里更是常吐出一些酸的要命的小诗,整一个酸穷书生。 但他发飙起来,那是相当的恐怖。他一身暗器功夫可谓出神入化。身上更带着从异族传来的[火枪],那玩意威力很猛,就算是超级高手被那玩意弄上一下也得去半条命。好在这种火枪的玩意制造困难,而且发射威力虽大,但填充火药时相当麻烦,不然这种东西流行开来时,我们一群武林人士都只有去隐世了。 「嘿嘿,gg兄,我说狂生兄喝酒有一套的吧。你偏不信,给钱给钱。」边上一个戴着草帽的少年嘿嘿怪笑。 这少年名叫路飞,是gg的生死之交,别看他年少,却已经是个老江湖了。 他是继gg父亲之后的又一名海上豪杰。当年gg从海外来到中原,多亏了路飞这个现任的海上豪杰的帮忙。否则gg早就不知道成为哪只大鱼的米田共了。 路飞一身软体瑜伽神功让人防不胜防。和他打架时,他的拳头常常能象面条一样扭转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,然后轰中你的要害。比如他一腿向你踢来,你也用脚挡住了,但他的腿却可以扭转一圈,踹向你的小弟弟。这门神功据说是从印度传来的瑜伽神功,我们一至认为这是很猥琐的功夫。我们几个哥们都不愿意和他交手,这等猥琐的功夫,男人们为了自己的命根子着想,都不会想要和他为敌。 gg苦着一张脸,从怀中掏出几个铜仔,道:「就这些了,欠的先继续欠着,你也知道我最近没钱。唉,古人说的对啊,子曰:债多不愁也……」子曰你娘咧,我抹了把冷汗,连我这个没读过几年书的人都知道,孔子绝对没讲过这句话。这似乎是文人们的习惯,每句话前都喜欢加个子曰。导致孔子每天都要日
上好几次,早晚要精尽人亡。 「话说,狂生兄你早年是从军中出来的吧。」老坑端起一杯温酒,美美的吸上一口,然后抹了抹嘴道。 「嗯,早些年当过兵。」我呵呵一笑,一笑带过。我不太喜欢别人提起我当兵的经历。因为每当提起时,我总会想起最后那一战时,躲在边上冷眼旁观的[友军]。那种感觉,会让我忍不住想要提刀去砍了某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。 「呵呵,你别这样瞪着我。老坑我今天提起这事也不是要揭你的伤口,只是前天老坑我遇上了一位女侠。那女侠据说也是从军中出来的,算算时间,她也是五年前左右从军中出来的。和你倒是不谋而合。我便约她有空来喝杯酒水,我想她一会儿就应该到了。」老坑嘿嘿笑道。 和我一样从军中出来的?我眯起眼睛,倒是提起了点兴趣。 从军中出来只是好听的说法,往难听的来说,我们其实就是逃兵。如果真要说起罪来,我们可都是大罪人。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。有间客栈的大门被人推了开来,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进来。 她约有一米八的身高,长长的头发编成麻花辫挂于左肩。一双漂亮的眼睛总是微眯着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让人一看到她,就感觉浑身暖洋洋的。 她的手中抱着一柄直刀,这种直刀是我们以前军中骑兵营的制式武器。这种兵器其实并不适合骑兵…… 我以前也有一柄,只是被我埋到了死去兄弟们的埋骨之地。 「就是她了,怎么样?认识吗?」老坑推了我一把。 我端着酒杯,掩饰自己脸上露出的惊讶。吸了口酒后,我尽量让自己显的平静。是她……真的是她…… 「不认识,军中那么大,我认识的只有我自己营里的几个兄弟而已。至于军中的女性,说实在我还从没见过。」我对老坑说道。 我没跟老坑说实话,其实我认识她。只是,她并不认识我。 我只是个小兵,而她以前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……虽然同在军中,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交际。我也仅仅是远远的看过她一次。 不过,却意外的将她记在了心里最深处。 一直以为自己仅是看过她一次,对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。但在再次看到她时,我的心跳加速,无法压抑心里那喷涌而出的感情……我似乎,在第一次看到她时,就已经将她深深的埋在了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啊。只是当时我和她差距太大,让我根本生不起亵渎她的念头……那是一种绝望的差距。而如今,我与她的身份变的没有那种绝望的差距后,那股被我掩埋在深处的感情再也压抑不住…… *********************** 老坑暗暗点了点头,也是。虽然说我中原也有女人从军甚至带兵打仗的前例,但毕竟这还是男人的时代。女人在军中是极少见的。我没见过也是正常。 当然,这说的[少见的女人]是明面上的正规的女子,并不包括[军妓]这些不能见人的女子。 「锦影见过各位侠士。」她走到我们身边,朝着我们行了一礼。然后随意的坐到我们一群男人中间。 她的动作豪爽利落,毫不做作。以她一介女儿身坐在我们一群大男人中间,竟然没有一丝别扭的感觉。 她身上就有这么一种气质,让你感觉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事情,都是那么的自然,不会有一丝的别扭感。 我们一众人连忙朝她还礼。 坐下之后,她接过店小二阿吉送来的酒杯,满上一杯后,幸福的吸了一口。 然后她眯起眼睛,露出了极为享受的神情。这个时候的她,连天上的仙女也被她比下去了…… 店小二阿吉一时间竟然看呆了,好在背后的嫣然姐姐轻咳一声,才让阿吉回过神来,红着脸跑向了一边。 酒过三巡,大家开始畅怀开言,讲述自己最近遇上的奇事,或是刺激的经历。 我微笑着坐在一边,默默的听着诸位大侠们的经历。 这时,锦影的视线却落在了我的身上。 「你就是狂生吧。」她朝着我轻轻举杯。 我呵呵一笑,举杯和她轻碰。 不用解释,就如同我一看到她,就能感觉出她身上那股军中磨练过的气息一样。她只要一看到我,也能感觉的出那种和普通侠客不同的气息。 那是同类的气息。 她举起酒杯,仰头,一饮而尽。洁白的喉咙出现在我的面前,随着酒液的下咽,洁白的喉咙一耸一耸的。 那喝酒的姿势,竟也是如此清姿妩媚,动人心弦。 我一时间,竟然看呆了。 「我可是喝完了。」她眯着眼睛,将酒杯倒扣。然后比划了一下我杯中满满的酒液。 我急忙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 之后,众人你一杯,我一杯。很快,酒量差的已经倒下了。 她一直在和我对饮,一杯接着一杯,一杯连着一杯。 当在场的老坑等人全都喝趴下时,我们俩才发现边上已经没酒了。 她脸色微红,眯着眼睛:「呀,已经没酒了啊。」「还没尽兴啊。」我笑着接口道……我回想起了军中岁月,一坛接一坛的酒,一碗接一碗的干。然后洒下一和串豪迈的笑声……「唔……轻云,亲一个。」一边的老坑已经开始发酒疯了,他一把抱住身边的路飞兄,一张大嘴朝着路飞兄的脸上亲去。 老坑嘴里叫的轻云是附近一个漂亮的小姑娘,和老坑之间暧昧的很……「嫣然姐姐……」路飞兄此时也和老坑没差多少,他热情的回应着老坑,抱住老坑,一张嘴就向老坑的大嘴上回应上去。 这真是让人毛骨耸然的画面……我已经感觉胃里隐隐泛酸了。 砰! 好在酒店中的代掌柜嫣然姐姐出手,一瓶子将这两个醉汉击倒在地。 「阿吉,你去把轻云叫来,叫她把她家的老坑拖回去。」嫣然对身边的店小二阿吉道。 阿吉忙应一声「诺」,便从小门跑出,去找轻云姑娘去了。 按我看来,如果那轻云姑娘真的来接老坑回去的话,那么今天她绝对会被老坑推倒的——无论老坑醉了没醉,他都会借口自己醉了,然后一举推倒漂亮的小姑娘。 真是造孽啊,一条鲜花要被老坑推了。 至于边上的路飞兄和gg兄嘛…… 「来人,将他们俩拖到上房去,给他们俩一间房。至于房钱嘛……加十倍吧。」嫣然姐姐邪笑着望向路飞。刚才这家伙酒后失言,似乎惹毛了嫣然。 「诺」一边的另外一个店小二粗人连忙跑了过来,只见他一手举起一个,将路飞兄和gg兄举起,朝着楼上走去。 高手!这个名叫粗人的小二绝对是个高手。要知道路飞兄和gg兄虽然不是老坑那种腰圆膀大的主,但也是百斤以上的主。 而这粗人兄就象举两条面条一样,轻松的举起了这两人。光这一手,就显示出粗人兄过人的臂力,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。 而醉倒的路飞兄则将狼手伸向了同被店小二粗人举着的,醉的不醒人事的gg兄身上:「嫣姐姐,今晚就让小弟好好的痛你一翻吧。」醉睡中的gg兄似乎被摸的不舒服了,闷哼了几声。 「嘶。」我顿时感觉毛骨耸然,将这两个家伙扔到一起的话,gg兄的菊花就很危险了啊…… 「还有如意,你把其他的这些人,醉死了的拖楼上去,房钱一概加倍,还没彻底醉死的就往他脸上淋些冰水,让他们爬回去。」「明白。」店小二三号,如意屁巅屁巅的朝着其他醉死的客人跑去。 那堆龙套醉酒人士中,还有好几个我见过几面的熟人。 有长的比女人还漂亮的满哥,其实我一直怀疑满哥其实是个漂亮的女人,装扮成男人而已。要知道他江湖措号可叫[满女子],他听到人这么叫他后,丝毫没有反感。 在他边上的是练纯阳童功、连大冬天都不穿衣服的裸天王。他的纯阳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,站在他身边都象在温暖的火炉边上一样。 还有被称为天机子转世的老狗兄,这位兄台虽然武功不高,但他手中握有一个情报组织,号称他要查一个人底细时,连你一天放几个屁都能查出来。相当恐怖的一个人。 还有一大串的江湖上有名的人士:蝴蝶王、沐海听风、林家老幺、医生、老马、羽毛等。 这些在江湖上踩一腿连大地都要抖一下的大佬,现在全都被店小二拉出去泼冷水。如果泼不醒的话,就会被拉到房间里,付上双倍房钱……「最后还有你们俩,准备怎么样?要给你们准备房间不?」嫣然望向我和锦影。 「给我来间房间吧,不过房钱先欠着吧,今天身上没带多少钱。本来只是准备喝点小酒的。」我嘿嘿笑道,本来这里是老坑请客,但他现在醉成这样,恐怕这账最后还得记在清醒着的我头上。 「狂生,不如你来我家吧。我在附近买了个住处,正好我们没喝够,陪我去喝个痛快如何?」一边的锦影出声对我说道。 我望向她,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。 付了酒钱后,我便跟着锦影离开了客栈……
描述
快速回复

您目前还是游客,请 登录注册
共建文明社区,发贴请遵守慈溪论坛用户注册协议及“七条底线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