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广告投放
  • 397阅读
  • 0回复

[原创散文] 新兵与哨声
扫描到手机


级别: 无名氏
性别: 保密
发帖
2
精华
0
论坛币
320
注册时间
2021-12-24
新兵与哨声
        总以为军营会有整齐的楼房整齐的绿树,一定还有晴朗的天空甚至更不同寻常的风景。这份天真的想法只保留到了第一次走那没完没了的队列,第一次听那让人心惊肉跳的夜半紧急集合哨声,第一次夜行军掉队失足烂泥坑汗泪交流还得次日写检讨……总而言之,每轮“第一次”都结束一个天真的幻想;许多“第一次”演绎出一个“军内真理”:新兵怕哨,老兵怕号。
        新兵怕哨是因为新兵训练都在冬天,哨声多是集合训练,比较辛苦;老兵怕号是因为老兵生活已正常,一三五出操、二四六打扫卫生(早年每周单休),每年十月份实弹射击……军号往往打破常规表明“有事”,不是开会,就是学习等等。
那时候新兵连的住房很简陋,房子是平房,“床”是兵们自己用木板搭建的北方炕式大“通铺”,房子有多长,通铺就有多长,每“铺”栖5-10兵。门左右两侧各一,便于集合时“冲出去”无障碍。
        住房虽然简陋,并不影响哨声的丰富内涵。哨声平平一般是集合听连长讲话,听不进去没关系,可以盯着连长的耳朵发呆。短促尖厉的哨声,必是同志们普遍担心的紧急集合。白天没问题,只需几分钟,全连就从各个角落汇集成操场上一块“军绿色方阵”。担心的是夜半三更紧急集合的哨声,尖厉而急促地在窗外操场上空乱串,足以让每个人从沉睡中弹起,心跳如鼓,血脉贲张,进入临战状态……
        因为怕哨而高度紧张,因为防哨而庸人自扰,所以除了偶尔美丽的星期天,新兵连的日子很少有完整的睡眠。
连长是坚决以身作则的勤勉之辈,紧急集合的哨声常常是在“新兵蛋子”好梦正酣的深夜响起。提前学了“规定”,不许开灯、不许说话……以练就出其不意打击敌人的本领。于是大家咬牙切齿立即跳起,快速穿衣、穿裤、叠被子、打背包,再蹬鞋、扣帽、拿枪,急速冲向夜幕下的操场。
        系列动作平时练习中全连第一的,名字忘了,速度不到两分钟。但在正式紧急集合时,黑暗中手忙脚乱动作不到位就慢了不少,待全连集合完毕,已过5分钟。队伍在黑夜中拉到了野外,跑呀跑,跑步数公里,有平坦的大道,也有崎岖的山路……
        急行军归来,连长亮着《地道战》中“鬼子”那种大号手电筒,检查点评每个兵的着装。凡背包散成“抱被”的、军衣扣子错位的、鞋子左右对调成“卓别林”式的、男兵裤子穿反后面开衩的、女兵无檐帽星徽在脑后的……所有“歪戴帽子斜穿衣”者,一律出队亮相当“散兵游勇”模特。在连长高调口令声中向左转、向右转……让全连看个够,以警示下不为例。
        怕哨就要防哨。总有志愿者自告奋勇四处打探侦察:今夜是否紧急集合?稍有动向,立即内部传达作战前准备:只等应对过连长例行的熄灯哨前检查后,一个个在黑暗中翻将起来,穿好衣裤发呆整装待哨。每每就情报不准,全副武装打盹时哨声哑然;全身心放松酣睡时哨声骤起。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极,“新兵蛋子”们盼着能生一点不影响一顿两碗干饭的小病,然后呻吟着告假获准在被窝里美美地做一个完整的冬梦。
        终于,尖厉的哨声把战士们磨砺得足够坚强,从哨声中走出一队干练利落的真正军人,印证从少年到军人的成长,长途拉练时听山区孩童欢呼“女解放军叔叔来了”而心暖而自豪,而义无反顾地去战斗……
        同志们的汗水升华为勃勃朝气,溶入晨曦,融入生命,铸就火热青春,许多年过去了仍历历在目,成为一生永远感怀的美好回忆。也许因此才有人说:战友是没有血缘的姊妹兄弟!
[ 此帖被老财迷在2022-01-11 08:58重新编辑 ]
描述
快速回复

您目前还是游客,请 登录注册
共建文明社区,发贴请遵守慈溪论坛用户注册协议及“七条底线”